悄悄地你来了...
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醒世散文:缘分三章

时间:2020-02-16 13:10  阅读: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时刻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陌生人,他或者她的一个微笑,一句话就悄悄改变了你的人生坐标和对许多事物的看法。
(一)

这个世界最说不清楚的是缘分。

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时刻会遇到一个什么样的陌生人,他或者她的一个微笑,一句话就悄悄改变了你的人生坐标和对许多事物的看法。

一个老同学告诉我,每天早晨上班都要做一班公交。可是每次她都会遇到一个男孩,一个和她一样在固定的时候做同一班公交的男孩。她觉得好玩,有一次她故意比平时晚出来了十分钟,当她再次座上那班公交的时候,她庆幸这次终于没有遇到他。

庆幸之余也有一些莫名的失落。

当她回首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他就座在距离她不远的一个车窗面前,正在凝望着车窗外面的飘雨的城市思索着什么。刹那,她感到有些温暖,有些失而复得的欣慰。这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注一个陌生人。

就这样,他们如同路人一样在这个城市无数的黑夜与清晨中擦肩而过。偶尔目光无意中邂逅,只是淡淡的点头真诚微笑。

我们谁也没有给对方说一句话,直到如今。虽然我们同行这么多长时间。她端着咖啡,望着窗外明亮的街道这么说。

中国古人有一句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站在某种高度去看这诗未免有些消极。但是如果把它改成:同是天涯行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么可能更洒脱一些。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的哀怨凄婉远没有——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思念博大。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的吧!我们所有的人同座在一列班车上,或许我们的目的地不一样,于是我们在车上或者车下有兴同行。相遇了就相遇了,那也没有什么,在擦肩而过的片刻,淡淡颔首真诚的微笑已经是对生命美丽的最大赞许。如同张爱铃在那篇极短的散文爱中: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说到人类的历史或者宗教,总有些自欺欺人的成分。佛家说随缘,道家说清净,儒家说中庸。仔细想想,社会变化的太快,现实太残酷,生离死别的剧情在任何一个地点任何一个空间都会上演,如果我们流泪,那么泪也会流尽。如果心在滴血,那么心也会干枯。我们不随缘又能够怎么做?

五色令人盲,五色令人狂。物质无限制的增长,让我们的精神与我们的物质世界到了严重的分裂状态,我们看见的只是自己的物欲和与之相关的学科和习惯。当我们发现看不到自己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需要的只是黑夜台灯下一个人的发呆和漫无目的思索。不面对任何人,任何事情。

说到中庸,并不消极。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认为事物发展的规律一旦发展到了极限,就会改变结果。周文王说否极泰来,鬼谷子说物满则盈,器满则覆。辛弃疾说,物无美恶,过则为灾。其实这和黑格尔在有无之论,由质变到量变是一样的。

原来不是我们怕爱,而是害怕我们爱到最后失去了我们自己;原来不是我们怕拥有,而是我们害怕自己到最后一无所有。

耳边,刘若英那首一辈子的孤单还在继续,“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当孤单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习惯到我不去想应该怎么办/寂寞和自由怎么换算/”。

不由得轻笑,谁愿意一辈子孤单,可是除去责任和生存,谁又不是一辈子孤单。心里一个多年的朋友的一句话,在我耳边回旋:这个世界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有就有的,包括红颜知己。

这话不是和我说的,可是,我感觉这话好象就是对我说的。每个夜无事的时候都会拿出来自己把玩。 虽然我已经记不得她的容颜了。

(二)

父亲和母亲的婚姻很简单。

当年父亲赶着那辆马车就把母亲从她娘家接来了。没有盛大的婚礼仪式,没有华丽的宴席,没有精美的婚纱照,甚至没有一套象样的家具。因为那个时候讲究成分,他们的成分都不好,我们家是富农,外公家是地主。都属于黑五类的打击对象,唯一奢侈的是一把水果糖。

可是,他们就这样靠着一把用玻璃纸包装的水果糖固守了一辈子他们的婚姻之城。再此之前,他们只见过一面,只是一面就缘定一生。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浪漫的诗情画意,没有美丽的风花雪月。和许多的夫妻一样,年轻的时候他们也有无数的争吵,甚至摔锅摔碗,甚至打架,可是,他们还是相爱的。

后来和父亲谈到关于婚姻的话题,父亲说,以我现在或者15年前的条件,如果我有别的想法,或者想找一个比***妈更好的,是很容易的。可是,我不愿意,那样坏良心。***从年轻的时候跟着我,受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不容易呀!

是呀,一个月一万多的收入如果再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寂静的冬夜里感受着火炉中的温暖。

我从来没有和父亲谈论过关于爱的话题,那是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爱是一种行为,一种责任。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孩子我爱你!可是,从他温暖慈爱的眼神里我已经感受到了一切。

男人的爱不必说,只是一种默契,博大。

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长大,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生存,妻子和女儿在遥远的故乡,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承受一切。痛也不说,累也不说。面对所有的亲情或者友情,都习惯了微笑着说,我一切都很好,你们不必操心。甚至会编造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偶尔会有些愧疚,可是我知道我是善良的,为了不让他们受伤,心痛,牵挂,我宁可说谎,宁可接受暗夜自己良心的谴责。

就象佛经中说的那样:众生以十事为善,亦以十事为恶。何等为十?身三,口四,意三。身三者,杀,盗,淫。口四者,两舌,恶口,妄言,漪语。意三者,嫉,恙,痴。如是十事。不顺圣道,名十恶行。是恶若止,名十善行耳。

简单的说,这个世界善恶没有什么标准。关键的看你内心的出发点,如果你是为了一个善良的标准,那么你采取了不义的手段,你仍然是善良的。如果你的出发点是不义的,那么即使你的行为再怎么高尚,你仍然是罪恶的。

所以佛又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曾经有一个性格和行为都极其低调的朋友,某天遇到了一个女孩子然后一见钟情,疯狂的相爱,疯狂的做他们喜欢做的一切。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和其他人一样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性格不合适,但是我却没有说。我知道这个世间唯一不能说的东西就是别人的感情。

经过一年的纷争,他们突破了一切来自外部势力的种种包围,属于他们的春天终于到来。就在他们准备结合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他们有了距离。他们的最大的距离竟然是来自自己。于是——他们分手。

后来,他问我,既然你早知道我们不合适,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我微笑的告诉他,这是你们的缘分,缘分不可抗拒。这是你们的劫数,劫数无法幸免,一切在你们见面的那一刻你们的心态,你们的环境,就早已经把这已经注定,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你不愿意改变。

所以任何人的话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感情的世界,能把握一切的只有自己。同样的故事,同样的两个人,同样的一见钟情,结局却不是一样的。不是缘分不一样,而是观念不一样。

有人为了责任,所以包容,不忍离弃!有人为了自己真爱的目标,一笑而去。很难说对错。

有人说,无论你遇到任何困境,你至少还有一种自由,保持自己的态度自由。是的,我至少还有一种态度,而且我坚持。

这个世界任何的缘分你都可以后悔,惟独有一种是不能后悔的,那就是婚姻的缘分。如果若干年以后你发现自己选错了自己枕边的人,他或她不是你的最爱,只要他或她没有背叛的行为,或者离去的要求,那么你仍然要坚持。

因为背叛是最大的不义,不义获得的幸福必然不能长久。那话说的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婚姻的定义就是:生离是悲哀,不离不弃的死别才是一种幸福。

(三)

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个世界有许多人都和你一样。无论你在别人眼中是行为是怎样的怪异,思想是如何的让人难以理解。可是这个世界仍然有许多人和你一样的善良,一样的美丽。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当你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或者是人潮涌动的街头,或者是落叶飘飞的音箱店门口,或者是一个社交性质的聚会。

你忽然听到一句有人说出你多年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或者有人哼唱着你曾经最爱的歌从你身边走过,或者你看到有人保持和你一样的习惯。

回首——你的心底会有一种暖暖的感动流过的温暖,或抑热泪盈眶,还是一个人呆立。

有人说21世纪的精神鸦片不是爱情,而是网络。这话我承认。在这个到处与沟通交流信息有联系的信息的城市,人们闲谈之中议论最多的还是网络,手机,报纸互连网。这一切都已经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无法剔除。

先进的通讯手段,扩大了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窗口,所有的信笺都被一个简单的词所淹没——电子邮箱。古人携手同游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概,与菊花古剑与酒的风韵和一灯如萤中雪夜草书的风范,和兴起而至,兴尽而返的飘逸早已经不在。留下的是今人在键盘的敲击中长笑高歌的手谈,一切换成了意念中的交流。

有人说缘起指间,这话我承认。缘起在指间,缘灭在指间。难怪佛问门人,生命几何?很多人回答了许多,佛祖都摇头,只有一人说,生命在呼吸之间。佛祖微笑。

是呀,在呼吸之间已经发生了几多。来不及追忆,追忆的时候已经成了故事——或者遥远的传说。

这个世界有许多人和你一样优秀,一样杰出,或许是因为某种理由,你们分离了,多年以后,你们再次重逢,不觉有山川依旧,人非当初的感觉。

也有许多人和你擦肩而过,你们交流的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者只是一句话。他们已经在你的脑海中定格——成为永恒的风景。

这个世界也有许多人从小你们都认识,但是你们却无法了解对方。无须高兴,也无须欣慰,更不要沮丧,望望书桌上被风吹动的书页,你就会明白佛经中所说的随缘。

无论如何都要随缘。

刘备那句话有些消极,可也很有哲理性——静待天时,不可与命争。反过来也可以这么理解,如果你要争的话先改变自己的观念和性格。

金庸先生在射雕英雄传中这么写,如果谁得到九阴真经就可以天下无敌,王重阳得到了却没有练,因为他本来就是天下第一高手,其实不是武功,而是心胸,他已经明白了仁者无敌的道理。无论为文从政还是做学问,达到颠峰的途径不是悟性而是心性。

黄药师得到了,却落了个家破人亡,门人凋落。欧阳锋也得到了,可是却因逆练九阴真经而疯了,第二次华山论剑竟然没有结果。或者是那个疯了的西毒天下无敌。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或许你不一定是正确的,逆向思维,或者你的对手方法可能比你更好一些,既然一定要生存,那么混噩的日子是过,领悟的日子也是过,既然一定要学一些东西,那么又何必计较对方的身份。

如果道不同不可与之为谋这话不可改变,那么如果改成术不同,可以与之为谋。更可以让人接受。

就向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习惯朝相反的方向走,最后他们竟然在一个点相遇。人世是个圆圈,除了生命,一切都在循环。

说到缘分,一般人的理解是人和人之间,其实严格的说,缘分是指万物,你出生时感受到的一切东西。山川,河流,大地,阳光。

其实,如果想活的好真的很简单,只是珍惜。万物之缘到达的时候,无须惊慌,只是真诚,便无憾悔。

古人说的好,人生百年一瞬间,相逢至诚乃有缘。

阅读更多